第二篇TG文....可是感覺卻比上一篇更爛啊 然後連標題也爛我.....

都是太貪心的過錯......

還是志龍的生賀...好對不起他跟大家啊........

對不起讓大家眼睛受傷了

這次是以大麻事件作小小的背景.......如何有什麼失實的描述請告訴我

以上。

 

叮, 叮, 叮

 YG 敲了敲他半滿香檳杯。

 

“ 2011年LOVE&HOPE TOUR 順利完成了!這次能如此成功,大家都辛苦了!!
  尤其是志龍,既要排練又要監督進度;都沒時間休息。希望在接著的假期大家能好好享受,充電一下;
  以更好的狀態迎接新的挑戰和工作!各位辛苦了!!
  志龍,永裴,大勝鉉,小勝賢,大聲,你們是最棒的!! 大家乾杯!!玩得盡興!!”

 

在慶功宴上,YG趁著大家還沒有爛醉前,向所有的員工傳達自己的謝意;
之後就抑壓著自己的興奮與雀躍;冷靜的走下台, 跟五子互相擁抱,表示對他們的支持跟感謝後,
之後如常的提早離場。 雖然他也很想跟大家一起享受慶功宴的快樂,
但他亦深知如果自己在場的話,大家都不能玩得盡興。

 

在社長離開後,大夥兒漸漸玩開了,灌酒,跳舞,叫囂…… 好不熱鬧,瘋狂。

 

崔勝鉉愛酒,大家都知道;這次可以讓他無顧慮的喝,他當然不會放過。
加上他滿腦子的調皮玩意,大家都圍著他轉,跟他喝,玩,瘋。

 

權志龍不太愛酒,可是他愛玩;而且為了不想大家掃興,他在包廂裡跑了好幾圈,
跟所有人都喝上一杯。可能是大家都感覺到志龍有點累了,然後又在勉強自己吧;人們漸漸的都聚在勝鉉周圍。

 

靜下來的志龍點了根菸,坐在沙發上;看著那個昨晚跟他睡一起的男人。

 

重拍的音樂,刺眼的射燈,嘈雜的人聲

 

讓在緊湊的演唱會日後,身心都疲憊的志龍有點透不過氣。
志龍深深的抽完最後一口菸,緩緩的吐出一縷白煙;然後就打算到化粧室去整理一下。

 

被眾人圍繞的勝鉉看到志龍用他那不穩的腳步獨自離開包廂。

 

擔心的他甫起來想要跟上去的時就被群眾的怨聲打住。

 “欸?!!才剛玩得起勁欸……”

 “去哪啦?!!”

 

“啊…啊…抱歉啊,我想就去去化粧室啊~別等我啦~你們自己好好玩!!”

擔心志龍就這樣自己一個走出去會出狀況的勝鉉也藉詞離開包廂。

勝鉉急步的想要跟上志龍的步伐,可是包廂外滿滿的都是人;為了避免場面失控,勝鉉只能用眼睛追蹤志龍的身影。

可在又黑又多人的夜店中,勝鉉也只有跟掉的份。

 

(志龍去哪了呢?該不會先走了吧?不會啊,說好要等一起 的。 還是出去抽菸了?
可是這樣一進一出的,也太招搖 了。 應該祇是去化粧室而已吧,先到那邊看看好了。)

苦惱中的勝鉉走到化粧室,正想推門進去;一個男人就從裡面出來,兩人撞個正著。

 

“啊,痛!對不起!”喊痛的勝鉉趕忙先道歉,然後看了看那男人。

“欸?! 哥!! 你也來日本了?! 大家都在慶功欸,你要不要來喝一杯;玩得正嗨著呢……”

“啊……勝鉉啊~ 哥我還有點事,下次再找你們喝!我請客!先走了!”

他打著勝鉉的邀請,說罷就急忙離開。

 

(那麼趕是要去哪啊?! 不管了,先看看志龍在不在!)

勝鉉一推開門一陣奇怪的煙味就撲鼻而來,而志龍就站在那一臉疑惑的看著手上的菸。

 

“志龍啊。你這菸哪來的啊?你平常抽的不是這味道啊,而且聞起來好奇怪。”

勝鉉的眉頭因為那支不明的菸而皺成一團。

 

“ 欸? 哥才剛出去而已,你沒看見嗎他?是哥給的,所以我也不好意思推他;
  不過這味道真是……吼,我也受不了了。”

話落志龍就把那奇怪的菸給丟掉。

 

“可是哥怎麼到這裡來了啦?跟蹤我喔?你不是跟大家玩的好好的嗎?”

志龍明知道勝鉉是因為他才跟來的,卻偏要裝作不在乎的說著。

“吃醋了喔?!”

勝鉉說著邊把手從後繞著志龍的腰,把頭擱在志龍的肩上; 抱著他左右搖啊搖。

 

“你瘋啦?! 這是公眾地方啦,會有人啦!”志龍用力的掰開抱著自己的手。

“怕什麼啦,我們在VIP面前也照樣抱,照樣親啊!”

略有醉意的勝鉉完全無視志龍的反抗。

 

志龍就像一只被蟒蛇纏上的獵物,愈掙扎,被纏得愈緊。

由於力量懸殊的關係,志龍只好屈服在那個酒醉的Big Boy 下。

這一下的放鬆,就讓勝鉉有機可乘;有力的胳膊一下子就把志龍轉過來面向自己了。

 

勝鉉注視著志龍那帶點褐色的眼睛,鼻子,嘴巴。

互相都感覺到對方呼出的暖流;

背靠著洗濯台的志龍因為勝鉉的靠近,要用手撐著那光滑的雲石檯面,
維持著平衡。柔軟的身體,呈現美麗的曲線。

 

勝鉉搭上志龍的手,迎上去……

 咔嚓

果然,在繁忙的夜店,化粧室也不會安靜。

 

勝鉉立馬後退一步,志龍也把站姿調整過來。

“ 欸~ 志龍xi,你眼角有點髒髒的,這裡啦~” 勝鉉邊說邊指了指自己的眼睛。

 

志龍也順著勝鉉演起情境劇了,把臉抹了抹;順便把火熱的臉頰遮一遮。

 

“來,這裡。” 勝鉉伸手捧著志龍的瞼,輕輕的為志龍抹走那不存在的髒東西。

 

“ 謝…謝謝啊~勝鉉哥。”隨著情境劇的結束,兩人都悄悄瞄向剛剛衝進來的人。

 

那客人完全是爛醉狀態,一來只顧抱著馬桶一直吐,
然後就睡倒在地上;完全沒有發現自己正在跟G-Dragon 和 T.O.P 共處一室。

 

二人見狀,立馬趁機離開化粧室。

 

兩人並肩而走,穿過擠擁的舞池。

“我就說嘛……” 志龍以責怪的眼神看著勝鉉。

“難道你就不能多等會嗎?”

“如果衝進來的人不是喝醉了的,如果是記者呢,那怎麼辦?!
  如果他們不是要衝進來而是在外面偷拍呢?!那就出大事了!”

“勝鉉啊~ 要喝酒也別太過好不好~”

 

剛剛的驚嚇比任何的醒酒茶都有效,勝鉉低著頭不出一聲的聽著權隊長的訓話;像個犯事的小孩一樣。

看到勝鉉這種可愛又逗趣的抱歉表情,志龍就再嘮叨不下去。

他放慢腳步,讓勝鉉走在前頭;志龍從後拉起勝鉉的手,十指緊扣。

把額頭靠在勝鉉厚實的背上。

 

這一抓,讓勝鉉打著腳步,呆在舞池中央。

 

志龍踮起腳,把下巴擱到勝鉉的肩膀;小聲說著

“ 不要再有下次了,好不好?不要讓我擔心這些,好嗎?”

 

勝鉉邊點頭邊將那只抓著自己的冷冷的小手拉到前面環著自己讓它和暖起來。

 

噗噗‧噗噗

 

勝鉉從自己的背上感受到另一顆心臟的脈動。

那顆心臟的主人,勝鉉願意盡他所有來守護……

 

(明明就覺得冷,可是又在怕煩到別人而忍耐著;為了演唱會又沒有好好休息,待會肯定又生病了……)

 

兩人就這樣在舞池中感受著對方的心跳跟溫度。

 

忽明忽暗的燈光,熱舞的人群;都成為了他們最好的掩護。

 

 

在日本的日程全部完結後,全體YG人員終於可以啟程回家了。

 

大家都在飛機上都睡死了;除了勝鉉跟永裴。

 

永裴載著耳機,看著飛機上的電影;身旁睡著一只小熊貓,偶爾為他拉拉毯子,
也讓他好好的靠在自己肩上。 從成員選拔時期,永裴已經特別喜歡這個忙內;
而且經過落選後,兩人感情也就愈來愈好;也愈來愈高調。

 

也許在其他人眼中,勝鉉也只是像哥一樣的讓志龍睡在自己懷裡;
可是讓志龍全程帶著微笑的酣睡著的,卻是二人在毯子下緊握著手所帶來的安全感。

 

即使勝鉉手上拿著厚厚的心理書,可是眼睛卻始終會回到志龍那小小的臉。
雖然昨晚才被警告要小心,可是勝鉉還是忍不住手;不時撫弄志龍順滑的留海。
(好好睡吧~ 回去後很快又要開始忙回歸的迷你專的事吧…… )

 

下機後,大家都各自拿好行李和證件,弄好頭髮,載好墨鏡;如常的去辦理入境手續。

 

 

入境大堂

 

成員們跟在工作人員後面,志龍也一貫的殿後。

 

“請問是權志龍先生嗎?”海關人員凝重的問著。

 

“是…是的。”志龍稍稍被海關嚴謹的語氣跟刻板的臉嚇到。

 

“我們接到舉報,稱偶像G-Dragon權志龍吸食大麻,由於偶像歌手對青少年影響甚大,
所以現在請您協助進行調查。 我們將為您進行尿液檢查跟頭髮取樣, 請您合作。”
說畢就遞上一個透明的杯子。

 

“……” 志龍一下子完全反應不過來,伸手接過杯子後就這樣楞在櫃台前。

 

走在最後的經濟人金南國馬上上前了解發生什麼事了。

“怎麼了?”

 

“他說我被舉報說我吸大麻…現…。”

海關人員打斷志龍話。

“權志龍先生被舉報是大麻吸食者,由於他藝人的身份情況比較特殊,
所以現在請您即時協助進行調查,而不另外請您到檢察廳去。”

 

“哈哈,你在搞笑嗎?志龍他怎麼可能會食那種東西啊! 你……”

南國哥激動的說著。

 

“好的,我去。南國哥,算了,清者自清嘛,我去就好了,現在無論怎麼跟他解釋都沒用不是嗎?
VIP們在外面已經等很久了,而且如果我這麼久還沒出去,其他成員也會擔心。我去去就回。”

 

志龍拍一拍經理人的肩,拿著那個小小的杯子往化粧室走去。

 

在路上,志龍一直想的不是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不是在想自己的事業以後會怎樣;
而是在想該如何向那些一直在等自己,在期待BIGBANG回國的VIP解釋;
畢竟這不是三言兩語就可以說清的事,志龍第一次感到如此的無助。

 

取樣人員也一早就在等了,所以當志龍很快的從回化粧室回來後,頭髮的取樣工作也很迅速的結束。

 

“檢測結果將在這星期出來,屆時將有通知請你來檢察廳。” 檢測人員冷冷的說。

 

“好的。”志龍平靜的回應。

 

“哼,藝人都這樣。”

雖然很小聲,但是那藐視的眼神跟不屑的笑顏都完完整整的烙在志龍腦子上。

 

可是志龍咬著牙,忍著委屈,擠出笑容;拿著行李,快步跟上在入境大堂出口前等著的大隊,跟大家一起步出機場大堂。

 

知道出事故了的只有南國哥;即使志龍滿面大大的笑容,可是共處多年的團員好像都意識到有點不尋常的氛圍。

 

“嘶……欸哥~ 你覺不覺得志龍哥好像有點怪怪的,過海關後他整個超嗨的;而且你看,他衣服竟然沒弄好! 這……”

勝賢一手抓著永裴的手臂,指著志龍那沒藏好,翹了出來的衣角;一手摸著下巴問道。

 

“嗯……”

“可能剛剛的海關小姐也是VIP然後她對志龍說什麼了吧!那小子只要人家一句稱讚就滿足了。”

 

連只相處了不過幾年的忙內都察覺到了,身為十年兄弟的永裴怎麼會感覺不到啊。
可是他知道,現在不是正確的時機去問,去了解;他只好一面衝VIP們放笑容,一面敷衍勝賢。

 

(志龍啊……)

勝鉉裝作若無其事的笑著朝大批的VIP揮手,收著他們送的禮物﹑親手寫的信。
可留意著的卻是那異常興奮的人。

他輕輕的捏一捏志龍的肩膀。

 

(哥……)

志龍忍住心中的激動,只拍一拍肩上那暖暖的手。

 

雖然勝鉉什麼都沒說,可他一直都待在志龍旁邊。

 

在車上,大家都只安靜的坐著。

 

直到南國哥收到YG傳來的短訊。

 

-- 把孩子們都叫來吧。 --

 

常常闖禍的勝賢馬上慌起來

“怎麼了嗎? 我們日程才剛剛結束,是假期啊!
 怎麼連宿舍都還沒有到就叫我們回公司? 糟了,準沒好事……”

 

“對啊~ 平常都不會這麼趕的叫我們回去,到底怎麼了?”

大聲也一頭霧水的看著南國哥。

 

可是三個哥哥們都不出一聲。弟弟們也只好帶著疑惑繼續安靜坐車了。

 

 

YG大樓-頂樓

咯咯咯

 

“社長,他們都來了。”

 

YG 面向他那巨大的機械人模型,

不作一聲的社長跟安靜的辦公室,讓五子連呼吸都不敢太用力。

 

“志龍啊……過來吧。”

 

本以為自己又闖禍的忙內,聽到被叫的是社長最疼的權隊長;還是在全員面前,驚訝得下巴也快掉下來了。

 

志龍深知把大家都叫來的原因

他低著頭走向社長。

 

“志龍啊……辛苦了。我相信你。”

YG說完就抱著志龍,拍拍他的肩。

 

就是這四個字,”我相信你”,讓志龍再也忍不住,狠狠的哭起來了。

 

看到這樣的情景,大家都很愕然。

看著抽泣中的志龍,勝鉉抓緊了拳頭,緊得指甲都陷進肉裡去。

 

(該死的,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手上傳來的點點痛感讓勝鉉控制住自己的怒氣。

 

YG放開志龍,遞上衛生紙;開玩笑道。

“志龍啊,你還是那麼愛哭啊~你可是男人啊。”

 

志龍接過那一大盒的衛生紙,把滿面的眼淚跟鼻涕擦一擦;

努力的調整好呼吸,努力的止住眼淚;

可是淚還是不聽話的,一顆顆的落下。

 

YG一下回復撲克臉對其餘四人說:

“大家都過來,坐。有些事情我需要跟你們交代一下。”

 

“是。”

 

待五人都坐好以後,YG清清喉嚨。

“大家都很好奇發生什麼事吼,就是呢,今天過海關的時候,

 志龍他呢被舉報說他吸食大麻。嗯……。

“送檢結果呢這星期也就會有了吼,到時候呢無論結果如何,我呢都會支持志龍;

 希望你們也會相信你們的Leader吼。

“一個用心努力這麼多年的人呢,你們覺得吼他會做這種蠢事來把一切都毀掉嗎?”

“在事情都弄清楚,都擺平以前,志龍的活動就先暫停吧。”

“都清楚了吼,那就回宿舍去自己好好的談一下。”

 

“是……”

兩個帶著呆掉的空白的腦子,兩個帶著滿臉擔心,一個帶著腫著的眼﹑紅著的鼻子;步出社長的辦公室。

 

甫步出門,勝鉉就拉起志龍的手,把他壓到牆邊,雙手捧著志龍的小臉;用姆指輕柔的拭走志龍那還在掉的淚。

毫無預兆的就吻上了志龍,因為剛哭完肩膀還在不自主抽動著肩膀的志龍閉上眼睛,接受勝鉉獨有的安慰。

 

雖然並不是很強烈的一吻,但對志龍來說比起以前每一個吻都來得重要。

 

勝鉉並沒有讓他的手閒著,把嘴放開了卻把志龍緊緊的抱在懷裡,緊緊的;
直到志龍的呼吸變得平順,也不再抽搐。

 

這時候,他們才發現說一直有4對, 8隻眼睛在盯著他們倆。

兩個旁若無人的戀愛人士的臉都火紅了,低下了頭。

 

“難怪社長都不發戀愛禁止令給我們,現在我都明白了!
我一直都在好奇為什麼哥明明沒在談戀愛卻寫得出那樣的歌,原來一直都在戀愛中嘛! 好過份喔~怎麼……”

永裴哥從後一手摀住勝膩那的滔滔不絕的嘴,壓著他脖子著他安靜。

“先回宿舍再說啦。”

勝膩就這樣被架著脖子走了。

 

“其實……我也知道你們的事一段時間了,只是說想等你們自己說;
誰知道你們會用這樣刺激的方法告訴我們啊,哈哈哈…”

南國哥說罷也拉著還在狀況外的大聲走了。

 

“原來永裴跟南國哥也都知道嘛………”

勝鉉一把抱著志龍的肩。

 

“勝鉉,謝謝你。”

志龍緊抱著勝鉉,聽著勝鉉的心跳聲。

然後把帽子拉得低低的,遮著哭紅了的雙眼;

 

“傻瓜,答應我,不要再自己一個扛上所有的事,你,有我。”

勝鉉輕吻在志龍的額頭上。

“走吧。我們回去了。”

 

宿舍

 

“對不起!”

一回到宿舍,大家都安定好行李後,把大家聚一起的志龍文件夾式的道歉。

“我們在日本這麼的成功,可是偏偏在這種時候,我又鬧出狀況了。”

“真的很對不起你們!”

 

“好啦,沒事。我們都相信你。”永裴亂抓亂揉志龍的頭髮說。

“哥…… 嗯~”忙內又以那種總經理的語調跟表情,表達他對哥的信任。

“雖然哥吸煙,喝酒,弄刺青;可是我知道哥是不那種人!”

大聲以他的微笑回應了志龍的道歉。

 

“……”

勝鉉一直靜靜的坐在沙發上,旁邊擱著行李。

比起話語,行動是勝鉉的首選。

再一次的,把那個眼淚很多卻在裝堅強的人緊緊的包圍著。

 

“啊一古………” 其餘三人不約而同的打了個冷顫,很有默契的各自回房間去。

 

志龍感覺勝鉉沒有要放手的意思,抬頭看著勝鉉問道:

“你………要不要…”

 

“不要。我不要回家,我要陪在你身邊;我不要你再獨自流淚,我要當你的避風港。”

勝鉉用比自己的rap更快的語速打斷志龍。

 

“勝鉉哥……我只是想問你要不要吃拉麵而已,可是你不回家沒關係嗎?媽媽不會擔心嗎?而且你房間都變雜物房了。”

 

志龍打算一臉認真的問勝鉉,可是聽到勝鉉的避風港表白,就打從心裡的想笑了;
一直忍笑的表情也逗得勝鉉的嘴角快開到耳朵去了。

 

“哈哈哈哈哈哈……” 兩人看對眼後就大笑起來了。 

 

 - 在這情況下,能把志龍逗笑的,就只有勝鉉哥了 –

 - 嗯,那哥;你也會做我的避風港嗎? -

 - 那你會只在刮風暴時才來我這嗎? -

 - 那要看情況囉~ XP –

 - ……你這忙內!! -

 - ㅋㅋㅋㅋㅋㅋ

 

“哥……你覺不覺得永裴跟小勝賢的訊息音有點大啊~”

正在煮拉麵的志龍問道。

 

“他們也以為自己隱藏得很好吧…… 跟我們一樣。”

“啊……好好吃!!”拿著筷子等吃的勝鉉又偷吃一塊泡菜了。

 

“欸!你別再偷吃啦!都還沒好就被你吃光了啦!”

“好久沒吃到嘛,日本的都好難吃……”被罵的勝鉉果然又使出絕招,翹著嘴撒嬌的說。

“啊……”勝鉉著志龍開口,打算要餵他也吃一口。

 

志龍習慣性的張著嘴轉過頭去。

“嗯?!”

 

志龍看到的不是筷子跟泡菜,而是那雙睫毛很長又深邃的眼睛;雖然閉起來了,可是依然迷人。

志龍聞到的不是泡菜的辣味,而是勝鉉的DIOR HOMME。

志龍吃到的並不是平常冷冷的泡菜,而是溫暖的。

 

可能是因為在日本,兩個都太忙了;把情感都壓抑著。

從回到韓國以來,小倆口的親密行為就沒有要管理的想法。

 

兩個都沈醉在這個辣辣的熱熱的吻中,鍋蓋一直咔咔響著;筷子從志龍手上掉到地下,可什麼都沒能抓到他們的注意。

直到他們把那一塊平常一口就吃完的泡菜好好的細味品嚐。

 

“哪有人用嘴餵的!”

“那你不是吃的很高興嗎?”

一貫的,兩人親密過後總要嗆聲一下。

 

“都你啦,你看水都快煮乾了。到什麼時候才能吃啊……”志龍抱怨道。

“那我們只吃泡菜就好啦!”勝鉉又咬著一塊。

志龍看到泡菜就想起剛剛竟然在宿舍廚房跟勝鉉接吻,臉又浮起紅暈。

 

“這是我們之間的泡菜KISS,只許跟我這樣做;知道嗎?”

勝鉉抓著志龍的手叮囑著,生怕他會跑掉一樣。

“記得……我都會在的……”勝鉉用另一只手擢著志龍的額頭。

 

志龍把勝鉉的手拉下來放到他胸前,問道。

“我會一直在你這裡面嗎?”

 

勝鉉將手放回志龍的胸前,答道。

“只要他一直跳著。”

 

志龍雙手環著勝鉉的脖子,掂起腳。

是今天的第四個吻。

 

“抱緊我,不要放手。”

雖然裝作若無其事,但志龍其實還在擔心大麻事件對BIGBANG, YG造成的影響。 畢竟吸毒是很嚴重的罪行。

 

“謝謝你,謝謝你出現在我眼前;謝謝你給我的愛。”

“勝鉉,我愛你。”

 

在勝鉉的懷抱中,志龍感受到自己不會被掉下,無論什麼事,勝鉉都會在;
這讓志龍有勇氣,有力量去面對將會發生的種種。

 

 

弘大酒吧

今天是NU THANG的聚會,也是回國後志龍第一次去酒吧。

 

“嘿~~ 怎麼樣~日本好玩嗎?”李秀赫一看到志龍就興奮的問。

 

“欸~我們是去工作好不好~!!”志龍打鬧道。

“可是日本的潮流真的不是蓋的,他們作風都比我們國內的大膽,羊羹他們買了好多。
 秀赫哥~ 下次你去一定要去澀谷那地下店,我叫羊羹傳你……”

說起時裝話題啊,志龍總是滔滔不絕的說不停。

 

“勝鉉啊~你們這次有什麼好玩的事嗎?”NU THANG另一成員金永光拿著酒杯問。

 

“ 我們被發現了……不,應該說是我們在成員面前公開了。”勝鉉帶著微笑,看著秀赫旁邊那個手舞足蹈的志龍。

 

“什麼?!!”永光睜大眼看著勝鉉;

“終於啊……那你們現在可以安心一下了吧,他們沒有要反對吧?”然後回復平靜的問道。

 

原來其實大家早就已經意識到了,只是我們都不知道……”勝鉉翹起腿來。

 

“哈哈哈……那你們也太失敗了吧!”作為一直看著他們在煩惱怎避開成員們的懷疑的永光,
知道他們完全地失敗了就忍不住大笑。

“欸!嘶!有什麼好笑的!”勝鉉作勢要賞永光一拳。

 

“欸!~ 我可是哥喔!”永光指著勝鉉說。

 

(才大個10個月而已嘛,哥什麼啦!)

勝鉉撒起他小孩賴說:

”那如果真的要算的話,哥~你更加應該要讓著我啊,我這麼苦惱,你還笑!”

 

“勝鉉哥!我跟秀赫哥去看電影,你們慢慢喝。今晚老地方見了,
哥你不要喝太多,知道沒有!” 志龍一口氣的交代了一堆。

 

“欸?喔~ 好……”在勝鉉還沒反應過來,志龍就拉著秀赫走了匆匆離開了。

 

“看來公開以後,對你們也沒什麼影響嘛。那你還在煩什麼?”永光又喝完一杯了。

 

“就是好像什麼都沒發生才最讓人擔心,你也知道志龍的性格。”
勝鉉看著桌子上那通透的PINK LADY,就像是要把高腳杯給盯破似的。

 

“發生什麼事了嗎?你們日巡很成功啊,剛剛看志龍還說得超興奮的。”永光追問勝鉉。

 

“志龍出狀況了,他被舉報是大麻使用者;雖然檢查報告還沒有出來,
只是他一副若無其事的……換誰也不可能這樣的吧。”勝鉉想到志龍一個勁的在裝不在乎,不擔心的樣子,
就拿起他的PINK LADY給乾了。

 

“欸,不是說別喝太多嗎?”

勝鉉跟永光在酒吧就這樣一邊喝,一邊聊。勝鉉把自己在擔心的都告訴永光,
而永光看著勝鉉愈喝愈兇,終於阻止勝鉉繼續點第11杯酒了。

“時間差不多了,我們該走了。他們應該在等我們了。”

 

在烤肉店用完晚餐後,勝鉉一如以往的送志龍回宿舍;一如以往的並肩而行,一如以往的走著漢江的小徑,
不同的是;他們不再是昔日那個青澀的少年。

 

在條路見證著他們的許多許多,點點滴滴。

見證著他們五個人一路走來的汗水,淚水,歡笑。

見證著他們兩個在人群中看到彼此,抓到彼此。

 

走著走著,勝鉉突然停下來。

看著志龍的眼睛,說。

“記得,你還有我;即使你什麼都不剩,你還有我。在我面前你不需要武裝自己,不需要勉強自己;
在我面前你不是G-DRAGON,不是BIGBANG的LEADER;在我面前你只需要是權志龍,我所愛著的權志龍。”

 

志龍放開勝鉉的手,扶著江邊的欄柵。

“可是我不甘心只當你的權志龍啊!10年了,我努力了10年;現在才可以說是有點成績了,
為什麼?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 為什麼我總是出事故!我不明白…… 哥!你說啊!到底是為什麼?!!”

 

勝鉉從後抱著激動的志龍,

“對不起,我不是這個意思……”

 

可是志龍卻猛烈反抗著。

“不!哥,你給我答案啊!為什麼我就好像是非的磁鐵一樣,明明我什麼都沒做過,狀況總會找上我;
明明我沒有傷害過任何人,他們卻叫我去死…… 哥…… 我還撐得下去嗎? 我要撐下去嗎?”

志龍終於讓自己的情緒釋放出來了,無力感的襲來讓志龍蹲下在勝鉉旁邊。

 

 

“志龍啊……你不需要自己一個撐下去啊。你還有我們,我們是五個人的BIGBANG啊……”

(你終於都把話都說了,你知道我有多擔心嗎?)

“你這個愛逞強的小子…… 來吧。我們回去吧。”

勝鉉伸手拉起志龍,然後蹲下把志龍背上。

 

在勝鉉背上的志龍,因為剛剛一輪的發洩,又偷偷在掉淚了。

 

“啊…下雨了欸。”

勝鉉說罷就把志龍的帽子給拉低。

(要哭就好好的哭吧……)

 

“哥~ 今天你就先回家吧,我想自己一個好好想一下我該怎麼處理這件事……”

(我不想走……我應該放他自己一個嗎? 可我應該相信永裴… 他會看著志龍的。)

“嗯……”勝鉉猶豫了一下後說。

 

沿著江邊,吹著帶點悶熱的微風,不經不覺的就走到宿舍了。

 

 

宿舍門外

 

正當要分別的時候,志龍的口袋傳來短訊音。

 

叮叮叮

- 檢查報告出來了,明天到檢察廳去,九時半出發。-

 

“怎麼了,幹嘛看完短訊,臉色這樣?是報告出來了嗎?”

勝鉉看到臉色凝重的志龍緊張的問,然後也收到通知了。

 

(要來的終於來了……)

志龍抓緊了勝鉉的手,

“哥,你可以不要走嗎?我收回我在江邊說的話,你可以留下來嗎?”

“求你了……”

 

根本不想留志龍一個的勝鉉,下意識的把低著頭的志龍抱著。

 

在這個夜晚,根本沒有人睡得著;只是大家都想留點空間給志龍,其他的成員們都靜靜的待在自己的房間。

 

只剩勝鉉跟志龍坐在客廳看著電視,時間好像過得特別的慢……

 

這時候,勝鉉終於忍不住這樣的死寂;他走向影碟櫃,拿了一張DVD。

“我們來看這個吧~ 電視上的好無聊,你還記得這個嗎?”

 

志龍怎會忘記BIGBANG的任何一場演唱會

“THE REAL CONCERT嘛~ 2007年的。”

 

“那…你記得我們那時候做了什麼令人咋舌的事嗎?”

勝鉉背著志龍,一邊在影碟機前按著遙控,一邊問。

 

“我,你,永裴哥都穿女裝了嘛…噗嘶…哈哈哈!!!”

志龍想起那時候大家那模樣就忍不住大笑跟拍起手了。

 

(你終於笑了。看來我做對了。)

聽到志龍真誠,開懷的笑聲;看到他笑得東歪西倒,臉都紅起來了就是勝鉉最幸福的時候。

 

勝鉉還特意快轉到女裝的部分,更模仿起來大唱Performance。

讓志龍也嗨起來了,跟高唱起來。

 

聽到外面玩得不亦樂乎的,其他的成員們都探頭看看發生什麼事。

“重來啦,重來啦! 我也要看!”大聲一跑一跳的叫著。

“怎麼可以少了我啊~”勝賢馬上挑了個好位置,永裴也跟在其後。

 

五個一起回顧當時那青澀自己,回想那時在舞台上那不真實的心情,回憶那夢想實現的激動。

 

3個多小時的演唱會,不經不覺就看完了;隨笑聲漸落,客廳又回復一片藉靜。

 

“原來已經5年了,這麼快…5年就過去了。我們都找到了我們各自的領域,演戲﹑綜藝﹑創作……
好像只有自己一個也可以做得很好似的;我們當初那個一定要五個人一齊上舞台,一定要一起走下去的心,
好像漸漸的被遺忘了,被華麗的風光給淹沒了。”

權隊長看著手上的THE REAL CONCERT DVD,平穩的說著。

 

就在大家都安靜下來時,永裴先開口了。

“忘記了,就重新想起來;被淹沒了,就去拿回來;只要我們都願意去找,我們一定可以把初心找回來的。
 因為我們是BIGBANG,我們是一起經歷了許多許多的五個人;
 只要記著我們當初是如何走過來的,就一定可以繼續堅持走下去。”

 

永裴的話讓所有人的心都為之悸動,除了點頭還是點頭;大家相視而笑。

 

“來!我們好久沒有做這個了!”

勝鉉伸出他的手,喊“我!”

志龍也跟著,“們!”

永裴:“是!”

勝賢:“BIG!”

大聲:“BANG!”

 

五只手緊緊的互相抓住,圍成最美麗,最堅固的五角形。

 

天光了,一夜不眠的嗨著,大家都累了;最後都投向舒適的床去。

 

可是勝鉉跟志龍還是在沙發上坐著,等著。

隨著成員們去睡了,客廳人氣少了,感覺比平常的夜晚更冷。

“不要冷到。來,先躺一下,明天會很累吧。”

勝鉉用被子把志龍包緊緊的,著他睡在大腿上;輕輕柔柔的撫摸著他的頭髮。

 

“勝鉉哥,你總是讓我感受到溫暖和安全;即使只是靜靜的坐著,我也感到幸福。
 對於你,我除了感謝,我不知道我還可以給你什麼。”

 

“愛不是交易,不是說你給我什麼,我就要回你什麼;在愛情的天秤上,
 付出跟回報本來就是沒有公式可以計算;對於愛情,你比我更清楚吧。
 只要你一直幸福下去,就是我最大的快樂。”

 

“崔勝鉉,我想,認識你已經把我所有的運氣都用完了。

早安,還有晚安。”

志龍把勝鉉的脖子環住,拉向自己,給了個晚安吻。

 

“志龍啊…你這樣親,我腰很酸欸……”

筋骨很硬的勝鉉對於這樣把身體打對折的親吻方法,並不是消化得很好。

 

“你……!”

志龍被他這一句氣得哭笑不得,想要坐起來把勝鉉的腦呆瓜給敲一敲。

 

可是卻被勝鉉給壓回去了。

本來還氣的要命的志龍在勝鉉的大腿上,溫柔的撫摸下漸漸的入睡了。

這是從日本回來後,志龍睡的最安穩的一覺。

可是醒來以後,志龍就要面對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份報告了。

 

- TO BE CONTINUE-


附上SANHA大人的圖一張 人設倒了,請無視

DSCN3540  

 

 


創作者介紹

지용。腐@AJ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詩詩
  • 好長喔~一下讓我慾火焚身一下又讓我大笑!!
    小腐真棒XDDD
  • ved04n456
  • ﹍ALOHA真♀正的〇有效成本○控﹎制

    doxa.to/aloha/
  • bn5hewo
  • 為〇人妻〇的體﹎諒溫﹎訓讓﹎您一﹎約就﹍著迷﹍乖乖﹍牌 很﹍好調﹌教狂﹌野且﹌內斂﹌
    請複﹋製下﹋列網﹋址,﹉貼在﹉瀏灠﹉器上﹉前往﹉
    dvd.okavok.com
    成人﹉DVD
    書店﹉小妹﹉清秀﹂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