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腐的第一篇TG文,雖然早就在別的地方發過了;

可是為了這裡不被我荒廢掉,重發一次好了~~

然而這應該算是15+而已啦~~我還不敢寫太露骨XDD

希望還會繼續寫下去~~


 開始囉~



- If you don't know, now you KNOW -


權志龍今天身穿便裝,載上墨鏡和帽子,自個兒在狎鷗亭的Galleria閒逛。

這G百貨的名人館是首爾的潮流指標,但因地理位置上的不便,人流並不多;所以志龍都喜歡和羊羹他們到這裡逛一逛,把好看的、獨特的衣飾都搜購下來。可是,像今天只有自己一個卻是久違了的消遣。

 

“啊~~很久沒這樣自己一個去逛百貨了~~”

志龍下車後,邊伸著懶腰邊說。

 

在安靜,偌大的G百貨中逛著的志龍開始想起近來與勝賢哥之間的問題。

 

( 和永裴哥認識也超過10年了吧,而和勝賢哥相識的時間也只差一,兩年而已;可為什麼勝賢哥對著我還是會尷尷尬尬的,而且在我們二人活動開始後,問題變得甚至比剛認識時嚴重啊。是我的問題嗎?)

志龍想著不禁搖頭。

 

雖然四周都被新潮的服裝包圍,可被勝賢困擾著的志龍一件也沒看上眼。

 

“ 歡迎光臨~﹗﹗”

 

時裝店職員精神的歡迎把志龍的思緒拉回百貨公司。

 

正在新品區逛著的他注視到一條黑色的牛仔褲,洗水造成的灰白色花紋和貓鬚,異常迷人;志龍對它一見傾心,就在該專櫃前駐足。

 

“ 請問有什麼可以幫您嗎?” 時裝店的小姐輕聲問道。

 

志龍托托墨鏡問說:”請問這褲子是幾碼的?”

 

“ 這是XL的,是先生您穿的嗎?可能會有點寬喔,需要為您拿細一號的嗎?”店員細心的問著。

 

“ 呃?﹗這樣啊……”

 

對時裝有研究的志龍清楚的知道即使是同一批次的貨品,每一條牛仔褲的洗水花紋都絕不相同;而他要的就是這一條,自己不合穿,他腦中自然的浮起各團員的臉。

 

(小勝賢跟我一樣,都穿M size;而永裴哥、勝賢哥和大聲都穿L的……那不就買不了嗎?不!勝賢哥最近運動多了,大腿有變壯,穿L有點太緊不好看;那給勝賢哥買就好了啊!)

 

“嗯……我給別人買的,給我這XL的好了,麻煩你。”

 

“好的,那我拿新品給您。” 店員正要用對講機向貨倉要貨。

 

“不!我就好這條就好,不要新的。”志龍緊張的說著。

 

“呃?!好的,請稍等,我幫您包起來。”店員對於志龍的緊張露出不解的神情。

 

另一位店員小姐開始盯著志龍看,並以疑惑的目光看著他。

 

志龍意識到她快要認出他了,志龍不想這難得的悠閒這麼快就結束,於是馬上別開臉向鞋子走去。

  

 

一轉身,映入眼簾的是一雙黑色的真皮軍靴。與一般的漆皮不一樣,它散發著低調的光芒,吸引著志龍。

 

“不好意思,請問那軍靴有42碼的嗎?”

志龍故意把聲線壓低一點,以免店員又起疑。只有自己一個又被認出的話,這就出狀況了。

 

“先生,不好意思;42碼的都賣完了,但44或以上的都有;那需要為您訂貨嗎?還是您要看看別的款式?”

 

志龍對時裝的執著,人所共知,而且因為歪居的服裝規條;志龍完全不願意這雙鞋被別人先買了。

 

(若它被人先買了,那我不就不能買了?!反正勝賢哥是穿44碼的,剛好有貨;而且跟那褲子湊起來也好看,先給勝賢哥買吧~)

 

(怎麼今天都是在給勝賢哥買東西啊!明明是我在逛的說。)

 

志龍鼓著小小的包子瞼,看看褲子然後說:

“那就給我一雙44碼的,順便結算一下;麻煩你啦!”

 

結帳後,志龍就到百貨入口,登上保姆車離開。

 

“志龍OPPA!!!!”

甫上車,志龍就聽到VIP的叫喊聲。

 

崔勝賢聽到那個名字,本能的猛然回頭。卻只看到一群女學生在唱片店前聚集。

 

(啊…在看放送啊。對喔,這時候他應該在宿舍吧。)

想罷又繼續往前行。

突然下起雪來,勝賢拉起帽子擋著。

 

(呃,又下雪了;這積雪的路仍舊熟悉,但一切都不一樣了吧。)

 

勝賢伸手接下雪花,手的溫熱讓雪瞬間成了水滴,流走。

就像要抓著什麼的,拿緊了拳頭。

 

(如果我這樣抓住你,你會那樣的離開嗎?)

 

YG大樓

 

“Teddy哥,我來了。”

 

勝賢把衛衣的帽子拉下,並把大褸掛起。

 

“你來了啊,快把RAP詞修一修,限期快到了。”

 

泰迪哥跟著節奏鮮明的新曲邊擺動著身體邊說。勝賢坐下來,載上耳機,玩著筆。

正要開始工作時,工作室的磨沙玻璃門外浮現一個熟悉的人影。

勝賢立馬動身開門去。

 

“啊,哥~你好~你這時候就到了?!”

“呼,好重!欸~哥!我給你買了褲子跟鞋子!”

志龍邊喊邊把東西翻出來。

 

“這是我本來要買的,可沒有我的size!這褲子是XL的,哥你剛好合穿!

哥你穿小一號的就變緊身褲了吧~!哈哈哈…!”

 

雖然勝賢嘴上沒有說什麼,但光拿著志龍為自己而買的東西,面上就展現出小孩似的滿足的笑容;看到這孩子氣的勝賢哥,一種特殊的情感在志龍的心擴散。

 

這時,勝賢拿著褲子和鞋子走出工作室。換上新裝,一臉滿意的在鏡子前照來照去,還做鬼臉。

 

這樣的勝賢逗得志龍笑的只看見小白牙。

 

突然的,勝賢收起笑容;走向志龍,在耳邊小聲說。

 

“謝謝你啊,志龍君,我很喜歡。”

 

這突如其來的真摯,讓志龍無所適從,臉頰火熱起來。

 

“你們鬧夠了沒啊?deadline呢?還記得嗎?

“而且志龍xi,為什麼沒我的份?!”

 

Teddy哥一臉認真的說。

志龍搭著勝賢的肩,把他推回工作室。

 

“Teddy哥,對不起嘛,下次一定有你的份。”

”而且哥你現在快點工作吧,趕不上限期我絕不饒你。”

 

Teddy看志龍來了,就放心的到食堂用午餐了。

 

重新回到崗位的崔勝賢,漸漸的進入狀態;慢慢的把RAP詞修改得更完美。

志龍一直在旁邊靜靜看著。

 

(哥的睫毛好長喔…不愧是煙燻妝代表;鼻子也太挺了吧……唇薄薄的……)

 

志龍仔細打量這攝人的五官。

正在他看得入迷時,突然,一對清澈的眼睛出現在志龍眼前。

勝賢馬上別開對視的雙眼。

 

志龍的直覺告訴他,不能對視的話代表事情有些不對勁;

而且公演日期漸近,他意識到必需找出這問題的癥結,不然舞台就毀了。

 

“哥~”

志龍小聲的呼叫背著自己的勝賢。

 

“………”

 

因為勝賢的靜默,志龍按捺著脾氣提高嗓音。

“哥~~!”

 

“………”

 

終於,勝賢的沈默引爆了志龍那由完美主義構成的炸彈。

 

“FUCK!! 哥為什麼不看我?!你把話說清楚呀;現在氣氛這樣尷尬,哥是對我有什麼不滿嗎?這樣我們不可能讓VIP們,觀眾們享受我們的舞台啊!!這還是只有我倆的舞台啊!!”

 

在志龍的脾氣爆發後,勝賢終於也按捺不住他的暴躁症了。

 

“你要我看你嗎? 過來!!”

勝賢雙手抓著志龍的肩,兩人之間近得能互相感覺到對方氣息。

 

志龍瞪大的眼睛,受驚的神情;讓崔勝賢馬上清醒過來並努力調整著自己的呼吸。

 

“對不起,我不該吼你的,可你不能怪我。原諒我無法再像從前一樣,只當你是朋友;現在,再以朋友身份待在你身邊,我很痛苦也覺得自己很可悲,很可笑!你明白我的心情嗎? 而這都是因為你啊………”

 

勝賢說罷就低下頭,而志龍也被他聽到嚇得不知所措;而在他肩上的手無力地滑下。

 

工作室就像掉進時空斷層,誰也不作一聲,只剩下未完成的新曲在迴響著。

   

志龍首先打破沈默,部分的驚訝轉化為憤怒。

“那…那是什麼意思?! 所以是我的問題?我做了什麼讓我在你眼中連朋友都不是?!”

 

“對,就是因為你。”

勝賢用他帶點沙啞的嗓音低聲說著,然後深深吸一口氣,直視著志龍的眼睛;緩緩的緊抓著志龍的手。

 

勝賢真摯的眼神,手上確實的痛感,本想掙扎的志龍,選擇靜靜坐著。

 

“看到你因為別人的一句讚美而害羞的笑臉,我會高興得一整天像個傻子;只看到你。”

 

“看到你因一時的輿論而獨自難過流淚,我恨不得把你緊抱著;讓你躲在由我築成的圍牆後;好好保護著你…………”

 

聽著勝賢的一字一句,志龍腦海中浮起一幕又一幕的回憶。

 

(在我快樂時,勝賢哥總是會以冰球踏的角色出現,笑得比誰都要燦爛)

……

(在我難過時,哥總是會借出肩膀,安慰著我。)

……

(無論是他的搞笑還是安慰;都比青梅竹馬的永裴哥管用。)

……

(我一直以為這只是因為他是大哥;可原來壓根兒不是。)

 

志龍從回憶中漸漸明白自己對勝賢的特殊情感到底是什麼一回事。

 

“我無法把視線……”

志龍打斷勝賢的話語。

“哥~別說了,我都知道。”

 

“不。我必須說。”

“權志龍,我愛上你了。”

 

雖然志龍都知道會勝賢接著表白,但聽到勝賢親自說出口,志龍的心臟還是太弱。

 

“不要逃走……”  勝賢懇求著

“讓我看著你。”

 

勝賢漸漸鬆開手……因他打從一開始就沒打算剖白自己的心意,亦不期望有任何的回應。

 

這次換志龍緊抓著,志龍也被自己這舉動嚇到;但亦讓他更加明白自己的心意。

 

志龍稍稍整理自己的思緒後,緩緩地說:

“那就捉緊我吧。捉緊舞台讓我能在台上飛翔;同時也請捉緊我,讓我有降落,依靠的地方;不會獨自漂泊。”

 

勝賢瞪大眼看著志龍,良久才能作出反應。

“什…麼?! 你剛剛說什麼?!”

勝賢不相信自己所聽到的,志龍竟然與自己的心意相同;邊笑邊大聲問著。

 

“這種話你要我再說一次嗎?!!”

“你明明就聽到!!”

志龍從勝賢的微表情就識穿了他。

 

勝賢抓著小小的手,玩著小手上的指環。

 

“我想聽。”

勝賢溫柔地說著,這一低沈的短短的一句;快把志龍的心臟折騰死。

 

志龍的手指向自己招了招,像個小孩的勝賢將耳朵靠近志龍。

志龍把話語轉為行動,在勝賢的臉頰上輕輕一吻。

 

“這你聽到了吧!!”

臉紅得像個蘋果的志龍大聲說著。

 

兩人紅著臉,牽著手,寫著詞。

 

Teddy哥吃完飯回來,看到兩人牽著手,就跟他們打鬧一下。

“哎唷~~你們感情怎麼就那麼好啊~~”

 

勝賢跟志龍倆被Teddy哥嚇得從沙發上跳起來。

 

“什麼嘛?你們就那麼怕我喔。做了什麼不可告人的事嗎?!!哈哈哈……”

Teddy哥看到他們嚇到的反應快要笑死。

 

可是“不可告人”這四個字,讓志龍和勝賢感到心裡不是味兒。

   

舞台公演前夕

 

志龍如常的到洗手間去,比起繁忙的化妝間,這兒反而沒什麼人;更適合志龍平靜自己的心情和為演出成功祈禱。

勝賢也悄悄的跟上,並把門栓上。

 

專心祈禱的志龍並不知道勝賢已把頭湊到自己的面前。

當志龍張開眼睛時就看到勝賢那壞壞的孩子笑。

 

被嚇到的志龍馬上罵回去。

“FUCK!! 你幹嘛…嗯!!”

 

志龍來不及問完,嘴就被堵住了。

原來閉著的雙唇因溫暖,濕潤的舌頭的挑逗而張開;志龍感受到淡淡的薄荷涼意。

 

快缺氧的志龍把勝賢推開,咽了咽帶著薄荷感的口水,微微的喘著氣,看到壞笑著的勝賢就忍不住氣嗆說:

 

“最近體力很好嘛~待會在台上可別又當個被侄子帶到夜店的大叔才好!!”

 

勝賢像個孩子般反駁道:

“我可是為了你能在台上飛翔才當大叔的!你不是要我抓緊舞台嗎?”

 

“ 這……”志龍無法駁回自己說過的話。

 

然後在志龍耳邊小聲說,

“但體力可真有變好……你要檢定一下嗎?”

 

志龍聽到後臉一下子就紅起來,勝賢看到這情景又忍不住逗志龍玩。

“我是說要不要一起到黃師那做測試而已,你幹嘛臉紅成這樣啊?你想到那去了………”

勝賢挑起一邊的眉毛和掛著歪歪的壞笑。

 

“才…才沒有!說起運動會臉紅是我的習慣!!”

志龍大聲否認,並因害羞著而背向勝賢。

 

“GD&TOP, 請到後台準備!!”

“下一順序為KARA~!”

工作人員大聲的叫喊著,催促他倆要快點到後台去。

 

兩人整理一下後,回到化妝室。

走在前面的志龍突然轉身,

“啊~那口香糖記得吐掉,不然待會RAP不了。”

 

“你怎麼知道我在吃口香糖?”

勝賢傻傻的真摯地問著。

 

“……,有,有薄荷的味道啦!”

志龍的臉又火起來了。

 

看到這麼容易就害羞起來的志龍,勝賢又來了,他靠近志龍的耳邊。

“那你喜歡嗎? 我的味道~”

說罷就立馬逃進待機室,留下害羞得想找個洞埋著自己的志龍楞在走廊。

 

被再三催促後,所有表演人員終於齊集舞台後方。

勝賢,志龍,Dancers,跟所有的工作人員一起打氣後,倆人踏上舞台。

 

音樂響起。

 

在這舞台他們牽起了彼此的手,高舉著。

 

If you don't know, now you know.

 

現在再也不是不可告人了,即使這只是他倆之間的公告;

而公演也如志龍的祈禱般順利完成了。

創作者介紹

지용。腐@AJ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殘羽蝶
  • 我偷偷的來了(小小聲)
    唉唷,不管看幾次還是覺得很甜蜜蜜耶////
    TG萬歲!!!!!!
    然後,我期待親愛妳的第二篇(菸)<ㄎㄅ
  • 嘿嘿,太甜了啦~

    지용。腐@AJC 於 2012/07/06 18:17 回覆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